| 设为首页 | 口岸汇社区
当前位置:电子口岸 > 口岸资讯 > 口岸动态 > 正文

自由贸易港带来哪些商机?


www.zjport.gov.cn  编辑时间:2017-11-17  来源:焦点视界,综合整理自《经济参考报》、《中国证券报》、《21世纪经济报道》、澎湃新闻等

十九大报告中第一次出现了自由贸易港的内容,报告明确提出:要推动形成全面开放的新格局,“赋予自由贸易试验区更大改革自主权,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

随后,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其署名文章《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中对自贸港做了定性:“自由港是设在一国(地区)境内关外、货物资金人员进出自由、绝大多数商品免征关税的特定区域,是目前全球开放水平最高的特殊经济功能区”。

1.何为“自贸港”?

自由港是设在一国(地区)境内关外、货物资金人员进出自由、绝大多数商品免征关税的特定区域,是目前全球开放水平最高的特殊经济功能区。

《人民日报》旗下侠客岛评论称,“说白了,就是要在现有某些自贸试验区以及其包含的自由区的基础上,对标国际最高水平,建立高标准的对外开放区域,立志成为全球贸易枢纽中心。基于此,自贸港也常被视为自贸试验区的‘升级版’。”

所谓“更高标准”,是指高于自贸试验区的口岸监管标准,对标国际最高标准。基本要素是:

第一,货物、物品进出“一线”免于惯常海关监管,取消或最大程度简化入区货物的贸易管制措施,最大程度简化甚至免于货物进出“一线”的申报,进入自由贸易港的货物不缴纳关税和其他进出口税;

第二,在自由贸易港区内,企业可以自由开展仓储、物流、销售、展览、维修、组装、加工、制造、包装等生产经营活动,区内的业务准入方面无需经过审核批准;

第三,货物、物品进出“二线”实行进出口申报管理,依靠高标准的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安全高效管住。

简而言之,自由贸易港就是自贸区中的自贸区。与自贸试验区相比,自由贸易港比较大的变化发生在一线管理的放开程度上。依托信息化监管手段,自由贸易港将取消或最大程度简化入区货物的贸易管制措施,最大程度简化一线申报手续,大幅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

除了贸易,自由贸易港还可以实施符合国际惯例的金融、外汇、投资和出入境等管理制度,从而营造出一种“境内离岸”的环境。

目前在全世界范围内,香港、新加坡、迪拜、德国汉堡、荷兰鹿特丹等都已经建起并运行自贸港。排名世界集装箱港口中转量第一、第二位的新加坡港、中国香港吸引大量集装箱前去中转,奠定其世界集装箱中心枢纽的地位;新加坡通过电子系统处理贸易报关,99%可以在10分钟内处理完毕,每年节省的贸易成本高达上十亿美元。

中国企业目前在全球价值链的位置仍处于中低端。通过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将推动我国自身的制度创新,这将有利于中国企业实现价值链位置的突破与上移,显著加快中国企业的转型升级脚步,进而获得更大规模的国际贸易增量。

2.在哪里设自贸港?

目前上海、天津、浙江、福建、广东等多地都在启动或酝酿探索自由贸易港。我国一些自由贸易试验区本身就带有港区,如上海自贸试验区包括外高桥、洋山港等港区,浙江自贸区有舟山港等港区,天津有天津港保税区。

从进度来看,上海无疑走在了前面。根据今年3月公布的《全面深化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开放方案》,上海将在洋山保税港区和上海浦东机场综合保税区等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内,设立“自由贸易港区”。而宁波自贸港先行区的发展目标是推动以油品为核心的国际大宗商品贸易自由化。

3.上海自贸港将会怎样建设?

与自贸试验区相比,上海自由贸易港有望在一线(国境线)放开方面取得新突破,将取消或最大程度简化入区货物的贸易管制措施,有望实现不报关、不完税、转口贸易也不受限制。此外,国际融资租赁等离岸产业也将成为上海自贸港的一大亮点。

从上海自贸港建设初步方案看,它将借鉴新加坡、迪拜等做法,围绕货物、资金和人员三大要素的自由流动展开,某些方面有望取得突破。

在货物自由流动上,争取一线无条件准入、登记式备案、区内免证免审,进出口的货物在自由港之内不需要海关等部门审核,相关部门只对重点货物实行抽检。

资金自由流动上,主要内容包括,改善外汇管理方式,调整税收优惠政策,完善自贸区账户制度,加快人民币离岸业务发展等。落实到具体细节上,自由港将争取实现“增量”外汇的自由流动。此外,自由港将争取大幅降低港区内注册企业的所得税税率。

人才自由流动上,对于港内企业聘用的外籍人才,将以发放中国绿卡为目标,在港内企业工作的外地人才上海落户也可能会有更进一步的优惠措施。

在方案的整体设计上,“境内关外”这一概念成为重中之重,相对应的是,“一线放开、二线安全高效管住、区内自由”。“一线放开”就是要从原来的常规性监管,变成精简监管。“二线高效管住”立足于“单一窗口”的平台功能,将涉及贸易监管的海关、检验检疫、外汇、支付等相关监管部门接入“单一窗口”作业平台,实现集约式、一站化的高效管理。

自由贸易港的建设,目标并不止于贸易自身,方案的初步设想是以贸易带动产业,要把巨大贸易量带来的巨大附加值留下。以此为目标,离岸贸易、离岸金融将是自由贸易港政策的发展方向。离岸贸易的核心在于“境内关外”式监管,货物存储在自由港区免税,同时也不需要报关。

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潜在市场之一,若允许离岸贸易,大量的国际商品甚至整个东亚的国际商品都会放到上海。

4.哪些企业将受惠于自贸港?

通过借鉴过往自由贸易港的建设经验,贸易自由度、金融自由度和投资自由度的提升料成为后市掘金“三大主线”。

首先,贸易自由度方面,主要体现在无关税壁垒、进出口货物管制力度小、手续简单、贸易结算自由。一方面,更高层次的开放将带来贸易量的上升;另一方面,贸易量的上升将带来未来港口吞吐量的上升。从世界范围看,自贸港区建设多集中在具有国际枢纽地位港口、机场。因此,贸易自由的提升势必将为物流、港口等方面的投资机会带来催化。

其次,从金融自由度来看,表现在汇兑及资金进出自由、开放的资本市场。比如,在自由贸易港完善资金流动的便利措施;优化本外币一体的跨境资金服务;跨境人民币产品的创新力度还可以加强;允许金融机构创新境外融资方式来支持自由贸易港。而随着本地资金和国外资金的自由流动,金融业也将以此为契机进一步加速国际业务的开展,从而对金融行业的整体发展起到积极作用。

最后,从投资自由度来看,其主要表现在投资领域的开放、监管环境友善、法律制度完善三个方面。而投资自由度提升也将带来创新产业的集聚。2013年上海自贸区提出之前,在保税区内90%左右的企业集中在贸易、物流、加工三个行业,达到7000余家,而4年之后,这三个行业的公司数量虽然增加了1万家,但占比已大幅下降到了58%,背后伴随着的是商务服务、技术服务、文化服务三大创新行业的爆发,新增的高附加值服务业占比达到35%。自贸港相比自贸区是进一步的深化,也将会为创新产业企业创造更多发展机会。

参与决策咨询研究的上海财经大学上海发展研究院、自由贸易区研究院院长赵晓雷教授认为,根据自由贸易港的功能定位,贸易类企业特别是经营国际中转贸易的企业会获得较大的发展机会。

大力发展国际中转贸易是上海国际贸易中心、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重要内容。自由贸易港实施更高标准的“一线放开”,将大幅度节约两头在外业务的时间成本和税收成本,促进国际中转及离岸贸易的发展。“一线”监管的放松也可以促进服务贸易特别是技术类服务贸易的发展。

自由贸易港的区港一体化监管也有利于国际航运企业的发展。自由贸易港“区内自由”的制度红利更是有利于“原进原出”的全球维修、加工制造、仓储物流、跨境电商等类企业的发展。与自由贸易港区外的海关特殊监管区域相比,经营国际业务的企业不仅可以享受保税政策,也可以享受区内流转税优惠政策以及更宽松便捷的监管服务。

另外,自由贸易港在外汇管理及跨境结算支付方面的便利性改革可以催生第三方金融服务及投资服务新业务的发展。总之,自由贸易港对标国际最高水平的国际贸易自由化便利化改革创新,将为经营国际业务的各类企业带来更大的制度红利。